曼德拉是南非首位黑人總統,被尊稱為南非國父。他從一名囚犯到一個自由的人,從一位追求解放的鬥士發展為推進和解的熱心人士,從一個政黨領袖到一位國家總統,致力於推進國家的民主進程和發展。他是南非乃至全世界範圍內追求公正、公平和尊嚴的化身,是我們這個時代最令人鼓舞的偶像之一。
  他的行動中閃耀著人性的光輝,他的心靈里蘊含著人類的良知。他的偉大不僅在於矢志廢除種族歧視,更在於他成為總統後,實行種族和解,用包容取代報複。他的善良與寬恕,燭照了這個世界的精神天空。
  □王雪瑛
  1999年,曼德拉在卸任南非總統時說,“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天,我想聽到那些活著的人說,躺在這裡的這個人已為國家和人民盡了責任。”
  2013年12月5日,曼德拉在其位於南非約翰內斯堡的家中平靜去世,他為自由和正義、和諧與平等不懈地奮鬥了一生。南非總統雅各布·祖馬深情告白:“我們的民族失去了一位偉大的兒子,我們的人民失去了一位父親。他的謙卑、激情和仁愛,為他贏得了人們的愛戴。”
  曼德拉不是聖人也不是完人,他亦無一雙魔術之手,無法輕鬆解決南非面臨的各種問題。但他是一個思想與行動高度統一的人,一個為了夢想而剋服了內心畏懼的人,一個一生爭取自由也終於獲得心靈自由的人,他具有永遠的人格與道德感召力。
  在這個時候,翻開 《曼德拉傳》,瞭解他波瀾壯闊的一生,不僅是追憶和緬懷,更是一種鼓舞和激勵,影響著我們對世界的態度,人生的勇氣,對自我的信心,對生活的激情。
  1995年,南非記者、作家、學者,安東尼·桑普森得到曼德拉的授權,寫一本關於他的官方傳記,為了撰寫這部傳記,作者的足跡遍及每一個曼德拉曾到過的地方,他希望通過他的採訪和描述,為讀者呈現一幅曼德拉傳奇一生的壯麗畫捲。安東尼·桑普森尋訪了曼德拉小時候生長的地方,還去了他在古努村的新居。作者採訪了大量曼德拉的老朋友、老同事;也與他以前的對手進行了交流,他們中有獄卒、有官員,也有不少是政治領袖。作者還仔細聆聽了曼德拉的採訪錄音,參閱了從未發表過的曼德拉獄中筆記,並見到了曼德拉的手稿原件、曼德拉的書信,安東尼·桑普森試圖通過自己的採訪和寫作,儘力再現和還原歷史,展現曼德拉波瀾壯闊的一生。
  曼德拉總統本人還給予此書巨大的幫助:他於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多次接受作者的採訪,還親自通讀了全文初稿。除了對某些史實和細節進行了修改之外,曼德拉對作者個人評論的部分沒有進行任何改動,曼德拉生動的評論還令原稿增色不少。與曼德拉這樣真誠、謙遜而偉大的歷史人物這樣近距離交流互動,使得本書有著不可替代的真實性,資料詳實,生動耐讀。
  執著地為理想而奮鬥
  曼德拉執著地為理想而奮鬥。從1944年到1994年,他領導南非人民進行了長達50年的艱苦鬥爭,徹底推翻黑暗的種族隔離制度。他坐牢27年,從不曾屈服。重獲自由後,他又立即投身於南非的民族和解與民主轉型,為國家的長期穩定與和平奠定了社會基礎和制度保障。他是“彩虹國度”新南非的國父。
  曼德拉理性地面對苦難。他用“黑暗歲月”概括孤獨、苦痛的鐵窗生涯,他曾在獄中書信里形容自己“浸泡在刺骨的怨恨之中”。但重獲自由後,他說:“當我邁向通往自由的大門時,我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麼其實我仍在獄中。”
  他超越受害者心態和非黑即白的對抗思維,還原真相但寬恕罪惡,驅除了動蕩與內戰的陰雲。
  曼德拉是一個真正懂得放下的人,他淡泊面對權力。作為南非歷史上第一位民選黑人總統,他受到民眾的厚愛。然而,1994年贏得南非首次多種族選舉不久,曼德拉就宣佈不會連任,5年任滿後仍毫不動搖,理由異常單純:國家權力,不宜由年逾八十的老人執掌。
  勇敢地開展挑戰性工作
  1999年8月,曼德拉從總統的位子上退了下來。開始,他似乎有意回歸家庭生活,和優雅的妻子格拉薩·馬謝爾還有他的家人一起生活。
  1998年,曼德拉開始撰寫另一本自傳,作為《漫漫自由路》的續集。他將書取名為《我的總統生涯》,主要記錄他從1994年就任總統一直到早期的退休時光。
  很快,曼德拉就拋棄了之前休閑度日的想法,轉而投入到了更有挑戰的工作上去。他又開始會見各國領袖和名流,用自己身上世界級偶像的超凡人文關懷氣質和慷慨的精神激勵著大家。
  曼德拉說:“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就是知道自己有任務要完成”。
  曼德拉獲釋後的第一項慈善舉動便是成立了納爾遜·曼德拉兒童基金會,推動對貧困兒童的關懷,為他們創造受教育的機會。而他離任總統後的第一項舉動則是成立了納爾遜·曼德拉基金會,由他親自掌管,優先關註艾滋病問題、鄉村發展以及學校的搭建。
  2003年,曼德拉·羅德基金會在牛津大學羅德學院成立:羅德基金的目的是促進非洲地區的領導力建設,為優秀學生提供研究生獎學金。曼德拉的其他慈善舉措還包括:曼德拉紀念中心,現為曼德拉基金會的核心機構,“46664”全球抵禦艾滋病運動,以及開始於2002年的納爾遜·曼德拉年度演講。
  曼德拉反覆強調,非國大的首要任務便是為南非數以百萬的艾滋病毒攜帶者提供最為廣泛的醫療措施和藥品。他說:“這是一場無形的戰爭。它的傷亡會比以戰爭和災難都慘重得多。我們的人民正在死去,我們不能再爭論下去了。”
  不懈地為和平而努力
  曼德拉在接受BBC採訪時說:“我說過戰爭解決不了紛爭。他們需要與人民溝通,找出癥結所在”。曼德拉認為南非有機會、有責任用自己的和平鬥爭的經驗現身說法,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2003年7月,在倫敦著名的威斯敏斯特中央大廳舉行的曼德拉·羅德基金會啟動儀式上,曼德拉表示出與布萊爾的和解。當時的他已經行動不便,他的朋友比爾·克林頓攙扶著他從長長的大廳一路走來,而在另一旁的是托尼·布萊爾。
  曼德拉想要更廣泛地傳播有關和解與妥協的理念,正是這一理念支持南非度過了最為艱苦的時期,並有效避免了大規模的種族衝突。在他任總統期間以及後來的姆貝基執政期間,他堅持不懈地調節各種衝突,參與調解了在愛爾蘭、斯裡蘭卡、緬甸、伊拉克、大湖區以及中東地區的紛爭。
  “他變成了一位非官方發言人,”桑普森說,“他不僅代表南非,更代表了廣大發展中國家的人民,讓他們在以美國為首的世界里也有了替自己說話的人。他清楚自己在包括美國很多地區在內的西方國家仍具有道德權威性,他從一個站出來反抗壓迫和種族歧視的人轉變為勇於和解併發展多種族社會的成功代表。”  (原標題:人性的光輝 人類的良知)
創作者介紹

league

qx68qxjrj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